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国际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世界哗然 退出真有利于美国经济吗?

2017-06-02 11:14 编辑:TF001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6月2日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1日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世界舆论一片哗然,普遍认为这对全球气候治理进程产生负面影响。

特朗普:《巴黎协定》带来经济负担

特朗普当天在白宫玫瑰园说,《巴黎协定》给美国带来“苛刻财政以及经济上的负担”,美国从即日起停止落实这份“不具有约束力”的协议。这意味着美国将同时停止落实国家自主贡献目标、停止向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提供资金,此前贝拉克·奥巴马政府承诺提供30亿美元资金,已落实10亿美元。特朗普同时表示,美国愿意重开谈判,获得一个对美国“公平的协议”。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等欧洲三国领导人则于当天发表联合声明,说《巴黎协定》“没得重谈”。

2015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近200个缔约方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一致同意通过《巴黎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按照《巴黎协定》,各方将加强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全球应对,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而努力。全球将尽快实现温室气体排放达峰,本世纪下半叶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反应

联合国秘书长:令人失望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日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说,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对全世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促进全球安全的努力来说“是一件令人深感失望的事”。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当天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宣读了声明。声明说,2015年,世界各国达成了《巴黎协定》,因为大家认识到气候变化已经引起极大危害,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将带来巨大机会。《巴黎协定》为所有国家提供了一个有意义且灵活的行动框架。《巴黎协定》中描绘的转型已经开始了。

声明说,古特雷斯相信,美国的一些城市和州,还有商业界,会同其他国家一起,继续展现远见和领导力,努力实现低碳、适应性强的经济增长,为21世纪的繁荣创造高质量的就业和市场。声明说,美国继续在环境事务上发挥领导作用非常重要。古特雷斯期待与美国政府、美国国内各方以及全球各方共同努力,为子孙后代构建可持续的未来。

欧洲警告

不是说走就走

欧洲联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5月31日敦促美国不要退出《巴黎协定》。他在德国首都柏林一场论坛上警告,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美国可以简简单单玩消失的想法是错误的,退出协定需要3到4年时间”。

芬兰、丹麦、瑞典等北欧国家同样批评特朗普有意退出《巴黎协定》。芬兰总理尤哈·西比莱说,如果美国退出,对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将是“一大挫折”。瑞典气候变化事务大臣伊莎贝拉·勒温说,如果美国退出,将“与我们期待美国在人类面临重大挑战时展现的领导力截然相反”。

瑞典常驻联合国代表奥洛夫·斯科格说,美国如果退出《巴黎协定》,“会令全世界其他国家失望”,这是“全然不顾欧洲非常友好国家的请求”的行为。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1日接受天空新闻频道采访时说,英国希望美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发挥领导作用,“我们正继续在所有层面游说美方继续极其严肃地对待气候变化”。

岛国恳求

产生不良作用

观察人士担心,如果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产生不良示范作用,导致其他国家不积极履行承诺。塞舌尔常驻联合国代表让·罗纳德·朱莫5月31日说,美国退出气候协定将“给所有人带来麻烦”,各国不得不付出更多努力应对气候变化。

小岛屿国家联盟轮值主席、马尔代夫常驻联合国代表艾哈迈德·萨里尔当天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美国退出,小岛屿国家“将尽可能提高我们的声音”,为抵抗海平面上升的斗争寻找其他“真诚且持久”的合作伙伴。

视点

给气候治理带来不确定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认为,特朗普的决定是一个“政治行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显然弊大于利,此举会给全球气候治理带来不确定性,但全球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趋势不会改变。

刁大明认为,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的做法其实并不意外,此举不仅是其去年大选期间的竞选承诺,也是去年共和党党内预选竞争者中有共识的政策议题,甚至是共和党传统立场的某种体现。

“特朗普通过此举可以实现众多政治目标,比如,进一步彻底实现所谓“去奥巴马化”的目标,回馈代表能源产业利益的某些共和党‘基本盘’,通过放松煤炭业、矿业等传统能源产业而实现更多就业进而兑现所谓“美国优先”竞选承诺。”

退出的决定有重大失分

刁大明认为,在这些政治考量之外,退出的决定有重大失分。

首先,此举事实上是将美国脱离了全球其他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挑战的共同努力,进一步瓦解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以及应有的大国责任,加剧了包括德、法等欧洲传统盟友在内的国际社会对美国的不信任。

第二,此举未必会为美国带来更多就业,甚至未必助力美国经济。事实上,以页岩气取代煤炭、以清洁能源取代传统能源在美国已渐成趋势,即便特朗普放开传统能源产业,在市场的自然调节下,这些“夕阳产业”可以提供的就业岗位也将极为有限。更为严峻的是,在美国政府助力的情况下,美国将无法引领可能引发新一轮产业革命的新能源发展,这势必极不利于美国确保经济上的领导力。

第三,如此重大的政策议程调整甚至倒退,势必进一步激化美国国内党争,民主党阵营、特别是持有强烈环保立场和代表新科技、新能源产业利益的自由派人士势必发起攻击,气候变化甚至议题可能成为民主党可以在明年国会中期选举中操作并实现良好选举效果的“抓手”。

刁大明认为,从大的政治发展趋势看,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只是在美国政党周期的塑造下,美国政策的一次重大但并未彻底的调整,“相比应对气候变化这一努力的长期性和艰巨性,这种调整只是几年的插曲,难以影响全球治理的大局与大方向。”

分析

退出真有利于美国经济吗?

许多经济学家担心,如果美国退出《巴黎协定》,那么美国将在发展环境友好型技术、推动可再生能源产业上失去领导世界的机会。加菲尔德说,特朗普应该留在《巴黎协定》,与高新技术企业加强合作,“美国在创新领域的领导地位应当无出其右”。

作为少数与特朗普政府合作的技术大咖,美国电动汽车企业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5月31日说,他已尽己所能直接劝告特朗普留在《巴黎协定》。如果特朗普决定退出,他将不得不退出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和制造业就业倡议计划。

本月早些时候,《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纽约邮报》多次刊登由苹果、谷歌、惠普、英特尔、微软、蒂芙尼等25家大企业联名签署的一份整版广告,敦促特朗普政府不要退出《巴黎协定》。这些企业涉足科技、能源、零售、卫生、消费品、制造和金融行业等多个领域,其总市值超过3.2万亿美元。

赞助这个广告的机构包括美国气候和能源解决方案中心。在其组织下,苹果、杜邦、沃尔玛、壳牌、谷歌、微软等16家世界500强企业还在4月底给特朗普政府写了一封类似的公开信。

《巴黎协定》不仅得到美国科技企业拥护,还得到埃克森美孚公司、英荷壳牌石油公司等能源巨头支持。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达伦·伍兹5月31日说,“我们需要那样的框架来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气候变化的风险”。本月早些时候,壳牌石油总裁本·范伯尔登说,谈论退出《巴黎协定》可能导致“不确定性”,让商业决策更困难。

经济学家还警告,如果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不利于限制气候变化给全球经济带来的损失。2015年,斯坦福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到2100年,气候变化将使全球经济产出减少20%。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