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画廊 > 京味儿秀

戏曲×油画,你未曾见的七彩绚烂……

2017-05-22 17:06 编辑:子衿 来源:网络

戏曲,是一门海纳百川的,意象的,“唱”的艺术;油画,是一门色彩丰富的,具象的,“画”的形式。

都说“艺术是相通的”,东西方不同的艺术形式常常相互借鉴,产生或独特、或唯美的新形态。时至今日,有些碰撞依旧会让人耳目一新。画家杨沛先生的戏曲油画,融入了部分中国画的技法,让角色的服饰、动态虚实结合,巧妙地再现其性格与特色;借西方艺术手法,体现出东方传统艺术的神韵。让油画不只是一幅戏曲角色肖像,更像一出行云流水的舞台再现。

 

【女子篇】

京剧《铁弓缘》陈秀英

京剧《铁弓缘》又名《大英杰烈》。描写明代少女陈秀英不允官二代的婚事,比武订婚,与匡忠终结良缘的故事。

《铁弓缘》是一出情节曲折、故事性很强、文武并重的旦角戏。画中见陈秀英与匡忠比武后告诉母亲自己对匡忠有爱慕之情,含羞地悄悄跟妈妈诉说。

 

京剧《铁弓缘》陈秀英

此为《铁弓缘》的又一幅作品。陈秀英不允官二代霸亲,改扮男装,除掉官二代出走,最终以弓认婿,与意中人团聚。

陈秀英杀死官二代,去寻找未婚夫匡忠的瞬间场景。陈秀英英姿飒爽,有别于传统戏曲的才子佳人,令人眼前一亮。

京剧《豆汁记》金玉奴

京剧《豆汁记》描述穷秀才莫稽与乞丐头目金松女儿金玉奴成婚。后莫稽高中授任知县,竟忘其所以,嫌玉奴出身微贱,将玉奴推落江心。玉奴被莫稽上司所救,玉奴当众痛数莫稽之罪。

画中所见为穷秀才莫稽倒卧在乞丐头目金松门前,金松女儿金玉奴见他可怜,唤他进门,温豆汁给他喝。左边金玉奴的表情刻画出她对莫稽由怜生爱的欣喜,右边莫稽则是饥寒交迫的穷生相。

京剧《武松打店》孙二娘

京剧《武松打店》叙述武松被发配途中的故事。武松途径十字坡,宿张青夫妇店中。张青妻孙二娘不识武松,进而行刺。幸归来的张青认出武松,双方以礼相待,同上梁山。

《武松打店》中的孙二娘,是一开黑店、卖人肉包子的女汉子,是梁山泊上仅有的三女将之一。画中见孙二娘与武松在黑夜中恶斗,右边的孙二娘手持匕首,蹿起身形,显得格外剽悍。

 

京剧《苏三起解》苏三

京剧《苏三起解》是著名传统剧目,又名《玉堂春》。苏三和吏部尚书子王景隆结识,誓偕白首。王景隆回南京时,鸨儿把苏三骗卖给商人沈燕林。沈妻毒死沈燕林反诬告苏三令其获死罪。恰值王景隆出任巡按,知苏三冤情复审,令苏三昭雪,两人终成眷属。

画中为三堂会审,苏三被押到太原复审,为了表达风尘弱女子在封建社会的压迫下被屈含冤的悲惨命运,画中取苏三弱小的身影,下跪的姿态等,展现她的无助凄苦,令人怜惜。

京剧《拾玉镯》孙玉姣

京剧《拾玉镯》描述了青年傅朋看到爱慕上孙玉姣,借机和她说话,故意将一只玉镯丢落在玉姣家门前,玉姣拾起玉镯,接受傅朋的情意。刘媒婆看出了两人的心愿,撮合喜事的美好故事。

小姑娘孙玉姣在家里边做刺绣边在门口等母亲回家,年轻男子付鹏刚打门口经过,便产生了爱慕之情。画中见孙玉姣回转身来,抬脚进屋,婀娜多姿,充满少女含羞怀春之情。

秦腔《看女》任柳氏

秦腔《看女》讲述任柳氏去看女儿,指责亲家母行事心偏对自己女儿有所虐待。对方反而揭出任柳氏打骂自己儿媳妇的老底。俩人撕破情面。亏女婿回家以理相劝,向二位老人讲述了“爱媳妇就是爱闺女”的道理,事态方得平息,两家遂趋和好。

任柳氏爱女嫌媳,其女的婆婆也是厌媳爱女,两个老人得的是一个“毛病”。画中刻画任柳氏忘记自己当媳妇的艰难,与别人数落自己媳妇的种种不是,神情尖酸刻薄,令人忍俊不禁。

京剧《汾河湾》柳迎春

京剧《汾河湾》描写一个悲伤的故事:名将薛仁贵妻子柳迎春生子薛丁山。薛仁贵富贵还乡至汾河湾,却误伤正在打猎的丁山。后仁贵和柳迎春相会,发现其床下男鞋而疑迎春不贞,后知是其子之鞋,又知方才误伤致命的就是其子,夫妻悲伤奔向汾河湾。

薛仁贵发现床下的一双男鞋而疑其妻柳迎春不贞,画中见柳迎春手指男鞋揶揄薛仁贵,神情诡异,成心气夫。

京剧《战宛城》邹氏

京剧《站完成》取自三国故事。曹操征宛城(今河南南阳),张绣不敌;曹操掳占张婶母邹氏。张绣知而大怒,用贾诩之计,夜袭曹营。曹大败逃走,张绣刺死邹氏。

据京剧《战宛城》的剧情,邹氏是张绣的婶母,寡居。曹操误听侄子怂恿,占有张婶母邹氏。剧中形容邹氏甚为淫荡,因此画中展现邹氏转身抬腿之际,露出三寸金莲,相当于今天的妇女在公众场合穿了三点式。

京剧《打渔杀家》萧桂英

京剧《打渔杀家》讲述了梁山老英雄阮小七与众兄弟分手后,易名萧恩带女儿在江边打鱼为生。乡宦丁士燮与官衙勾结欺压萧恩父女,萧恩愤恨之下大发神威,带女儿夜入丁府杀了渔霸全家。

萧桂英虽是梁山好汉之女,一身武艺,却被恶霸逼得走头无路。画中见萧桂英与其父萧恩打鱼为生,本应生活美好,却遇到恶霸与官宦勾结,最后只能杀人出走。

京剧《风筝误》詹爱娟

京剧《站完成》取自三国故事。曹操征宛城(今河南南阳),张绣不敌;曹操掳占张婶母邹氏。张绣知而大怒,用贾诩之计,夜袭曹营。曹大败逃走,张绣刺死邹氏。

据京剧《战宛城》的剧情,邹氏是张绣的婶母,寡居。曹操误听侄子怂恿,占有张婶母邹氏。剧中形容邹氏甚为淫荡,因此画中展现邹氏转身抬腿之际,露出三寸金莲,相当于今天的妇女在公众场合穿了三点式。

昆曲《牡丹亭》杜丽娘

昆曲《牡丹亭》刻画了贫寒书生柳梦梅梦见在花园的梅树下一佳人,同他有姻缘之分;南安太守杜宝之女丽娘在梦见一书生持半枝垂柳前来求爱,两人在牡丹亭畔幽会。杜丽娘后为情而死,又起死回生,与书生终成眷属。

画中见杜丽娘在园中寻找梦中与书生柳梦梅缱绻之意。粉绿的背景,淡粉的衣服刻画了少女的怀春之情。

【作者简介】

杨沛,生于北京,1960年考入北京市戏曲学校,1962年转北方昆曲剧院。70年代拜张伯驹先生、萧劳先生学习诗词、书法,并与潘素先生学习国画山水。曾在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版画系进修、油画系研修两年、杨飞云画室研究创作油画四年。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作品曾在中国美术馆与艺森画廊展出,2011年7月在玲珑塔举办“胡同.胡同”个展。

下一篇:【戏曲×油画,你想不到的五色炫耀……】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杨沛/绘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