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观点

“史上最严控烟令”实施两周年 餐饮单位仍是控烟不力的“重灾区”

2017-05-31 10:55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5月31日讯,今天是第30个世界无烟日,被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也将满两年。记者从北京市卫生计生监督所了解到,截至今年4月,控烟场所合格率约92%,餐饮单位仍然是控烟不力的“重灾区”,而一线执法面临人手严重不足的问题。

现状:大厅很少再看到有人明目张胆地吸烟

上午十点,朝阳区卫生计生监督所大屯执法站副站长王俊娟带上执法记录仪,与卫生监督员谢仕俊一道,赶往位于地铁大屯路东站附近的金泉时代大厦。一进楼,便搭乘电梯直奔17层。

“昨天下午,我们接到12320转来的控烟投诉,说是大厦16、17层有人在楼道内吸烟。”王俊娟沿着环形楼道转了整整一圈,确认电梯间、楼梯间和楼道墙上是否在显著位置张贴有禁止吸烟标志和举报投诉电话号码。

巡检过程中,尽管并未抓到有人正在吸烟的“现行”,但“眼尖”的王俊娟还是在16层楼梯间转角处的垃圾桶旁发现一枚烟头,而正对楼梯间的墙上,禁止吸烟标志也不翼而飞,只留下一道胶痕。

闻讯而来的物业负责人贾宝义对这样的“突袭”并不陌生,他主动递上一沓资料,包括营业执照复印件、大厦禁止吸烟管理制度等文件,其中的巡楼工作记录表上,除了常规的楼层卫生、消防设施、堆放杂物情况外,还专门列有吸烟状况、处理措施和整改效果。“我们跟租户签的消防安全责任书里,明确标出禁烟这部分内容。发现有人吸烟,会先跟对方沟通,不行的话就直接找公司负责人。”贾宝义介绍说。

王俊娟拿出随身携带的设备打印现场笔录,并开出监督意见书,要求物业进一步加强控烟巡查工作,认真落实《条例》相关规定。

“回去以后,我们不仅要把检查结果录入工作平台,同时跟投诉人反馈检查结果。”谢仕俊表示,“有些投诉人接到电话还挺意外的,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去了。”

离开金泉时代大厦,二人又马不停蹄,来到附近的金鼎轩进行控烟抽查。此时正值就餐高峰,大厅里熙熙攘攘,座无虚席,谢仕俊告诉记者,这边之前有过不少投诉,需要不定期来看看,尤其是饭点儿这样的高发时段。

“刚开始那会儿,在本地长期居住的客人还好,知道有控烟令,可外地来旅游或办事的客人并不了解,需要服务员去解释劝阻,一旦遇到醉酒的客人就格外难办。实在劝不住的情况下,只能打12320,结果生生把自己投诉得榜上有名。”总监常会强表示,《条例》实施以后,店里把烟缸全撤了,还在门外增设两个垃圾桶,但起初还是有过不小压力。

不过,最近一年来,常会强明显感觉到了变化,“现在控烟令的知晓度高了,大厅里很少再看到有人明目张胆地吸烟。即便有客人忍不住偷偷点上,也会在服务员的劝阻下到门外去。”

谢仕俊在楼里上上下下走了一遍,对照《条例》规定逐项排查,并未发现违规情况,“看似是白跑一趟,其实作用也不小。可以让这些场所知道,控烟并不是三分钟热度,脑子里始终得有这根弦儿。”

难点:全站只有4个监督员,不得不超负荷运转

控烟两年来,从事一线执法的谢仕俊已经数不清自己有过多少类似的“跑腿”经历。打开手机里的悦动圈,58岁的他几乎天天都以3万多步占领朋友的封面。

去年三月,站里接到投诉,说有人反映洛克时代中心每层都有人吸烟。这栋写字楼一共18层,领了任务的谢仕俊二话不说,沿着楼梯间一层一层爬上去,再一层一层走下来,“楼里两个步行梯,都可能有人躲在里面吸烟,坐电梯的话很难发现,只能用‘笨办法’。”

走到六层时,谢仕俊刚好看见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正在吸烟,就在他掏出证件打算向对方出示时,小伙子拔腿就跑,他不罢休,立马追了上去,“跑了几十米,最后还是给拦住了。”

两个多小时的“扫楼”中,谢仕俊总共抓到六个吸烟者,“多数还算配合,但也遇到过骂我的,或者故意挑衅的,一听说罚款50,直接撂下话,‘我再吸一根,100块别找了’。”

此外,由于《条例》尚且没有出台配套细则,谢仕俊发现一些具体情况很难拿捏,“规定里要求禁烟场所不得提供烟具,可有些地方就拿茶杯来当烟缸,这该怎么界定?”

对谢仕俊来说,更大的挑战在于“取证”,“无论处罚个人还是单位,都必须‘铁证如山’,有时候投诉里明确指出几点几分在哪个位置有人吸烟,经营者未加劝阻,我们就要针对性地查,但想要调出相应的监控视频很困难,甚至需要派出所协助,有时候还会存在盲区。”

事实上,作为卫生监督员,谢仕俊的日常工作远不止控烟这一项,“像旅店招待所、商场超市、美容美发等公共场所,学校、放射、传染病消毒产品、疫苗、医疗机构,还要查非法行医尤其是黑诊所和生活美容场所里非法微整形,到小区查二次供水,可以说,在原有单位基础上额外增加控烟执法只是一小块任务,关键是职责管辖范围内所有单位甚至车站排队有人投诉人员吸烟都必须去查处,监督员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耗在这上面了。”

大屯执法站站长张挺给记者算了笔账,“目前辖区内有两个街道,得到行政许可的单位就有800家,数万家社会单位凡有吸烟投诉就要管,包括居民楼道,都在控烟范围内,但全站只有4个监督员,不得不超负荷运转。”为缓解卫生计生监督人力不足的压力,朝阳区政府增加了卫生监督专职协管人员,在发现不法行为线索、普法宣传、辅助执法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展望:将控烟违法纳入诚信“黑名单”

市卫生计生监督所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全市共出动卫生监督执法人员35.26万人次,监督检查17.58万户次,其中,发现不合格单位13732户次,责改单位12787户次,处罚单位876家,累计罚款244.7万元。

“从数据可以看出,我们执法力度不但没有降低,还在上升。”副所长王本进表示,过去两年间,市卫生计生监督所集中现有力量专啃“硬骨头”,“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专门针对党政机关的控烟专项卫生监督执法,对北京市政府采购会议定点单位,以及各级党政机关主办的会议中心和培训中心进行了全覆盖的检查。另外,通过对一些重点单位进行约谈,起到很好的震慑作用。”

在王本进看来,控烟原则上要求以场所管理为主,但如果场所“无主”,执行起来就很困难,“像老旧居民小区,普遍没有物业来管,即便发现楼道里有人吸烟,也没单位可罚。还有,规定排队时不能吸烟,可谁来负责监督劝阻呢?”

同样道理,行业管理也至关重要,“小餐饮一直以来都是重灾区,从行业分类来看,小餐饮属于商务委管,但商务委没有那么庞大的执法队伍。日常工作中,食药监局倒是会有涉及,但他们毕竟不是行业上的管理部门,也不愿接这么个任务。这样一来,小餐饮在控烟方面就存在管理缺位的问题。”王本进表示,相比之下,医疗机构和学校因为有严格的行业规范,控烟合格率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

王本进建议,下一步应建立健全控烟运转的长效机制,例如,爱卫会代表政府协调各个控烟成员单位、各委办局,发挥相应职责,建立联席会议和信息通报制度,采取联合惩治措施。对于行政监察对象,除了处罚以外,还要把信息报到监察部门,作为涉嫌违反行政纪律的对象,适时启动追责程序。同时,考虑将被查处的控烟违法单位和个人纳入诚信“黑名单”,从而加大惩戒力度。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宗媛媛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