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今日主打

王者荣耀几乎真成了“农药” 新设定被批为“肢解历史”

2017-05-31 11:04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5月31日讯,上午10点,小扶正操作着英雄程咬金在王者峡谷中推塔,通知栏上突然弹出一条微信。这条微信遮挡了小扶的视线,她没能发现草丛中正阴着一名敌方英雄。几秒钟后,小扶送出一颗“人头”。她把这一幕截屏,警告朋友不要再来打扰:“别跟我说话!就是因为你发微信给我,害我死了一次!”

为了贴合其刺客定位,李白名句“黄河之水天上来”被化用为“大河之剑天上来”

小扶今年20岁,是王者大陆两亿名召唤师中的普通一员——王者大陆,是手游《王者荣耀》虚拟出的地理空间,而召唤师,则用来称呼这片空间中的玩家。

2015年8月,手游《王者荣耀》上线。经过近两年的运营,这款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MOBA游戏)已经成为全球用户数最多的MOBA手游,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各样的话题与争议:小学生玩家数量激增、女大学生成为坑神、对历史人物进行再创作…

“沉迷农药,无法自拔”“垃圾游戏,毁我青春”,这样的自嘲背后,是王者荣耀席卷几乎所有年龄层的现实。因为“荣耀”的发音与“农药”相似,又因为这款游戏的火热和其中毒性,所以网友就戏称它为“王者农药”。

门槛低上手易火得快

19岁的小贤是一名游戏发烧友,他从初中开始玩网游,一开始玩《魔兽》,痴迷的时候甚至为了打副本两天不睡觉,之后开始玩《英雄联盟》,最近常玩的是《炉石传说》和《王者荣耀》。

“我一般打中单,使用的英雄是小乔、不知火舞等法师。”

小贤向北京晚报记者解释道,《王者荣耀》属于推塔类游戏,对战双方分别占据地图的两个端点,端点处是英雄的出生地与复活点,俗称泉水;泉水往外是本方大本营,俗称水晶;从水晶开始向外延伸出上、中、下三条路线,与对方的下、中、上三条路线相对;双方的每条路线上都有三个防御塔,先拆掉对方任意一条路上三个防御塔及水晶的一方获得胜。

这类游戏大多是5对5,上路与中路各由一名英雄单走,称为上单、中单,下路通常有物理输出与辅助两名英雄,而游走在路线之外通过消灭野怪、帮助抓人的称作打野。

对战胜利可以提升玩家的段位:从青铜到白银、黄金、铂金、钻石、王者,段位越高,象征着实力越强。

说起《王者荣耀》火爆的原因,段位铂金Ⅳ的小贤认为,门槛低、宣传大力是最主要的两个原因:“首先,王者荣耀是手游,随时随地都能玩儿;第二,它是一个推塔类游戏,这类游戏非常经典,比较容易理解和上手,群众基础也比较广;第三就是其运营商腾讯的大力宣传推广。”

一人入坑全家沉迷

小扶是在家人的带动下一起“入坑”的。“先是我弟在玩儿,我爸想跟我弟一起做点什么,就也开始玩儿了。我看他们都玩,我也玩儿了。”当周,小扶凭借程咬金和周瑜两个英雄,段位已经达到了铂金Ⅴ。

小扶说,除此之外,家里的四叔、自己的男朋友也是《王者荣耀》的忠实玩家,大家经常一起开黑(指玩家通过现实或语音聊天实时讨论策略)。

“我弟今年13岁,我20岁,我爸45岁。”小扶说,《王者荣耀》几乎算是家里的集体活动了,“我弟弟虽然是家里第一个玩的,但是谈不上沉迷,因为他现在上学住宿,是不允许带手机的,也就放周末、放寒暑假的时候玩儿。我爸比我弟沉迷,他是每天成夜玩儿,但他不会在游戏上花钱。”

在游戏上花钱俗称为“氪金”,小扶和男友则因为氪金的问题超过好几次架。“我觉得还是不要在游戏上花钱比较好。我男朋友花了有一两千块吧,就是各种买,因为这我俩打了好几次架。”

每天超6小时打游戏

“我今年35岁了,早就不是沉迷游戏的年纪了,但我自己知道,我确实沉迷了。”熊哥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在完成工作任务后,他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沉迷的表现就是,我每天会花超过6小时在《王者荣耀》上。”

熊哥回忆自己玩游戏的历程,从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无法自拔:“因为这个游戏朋友圈是能看到你水平的,你玩游戏能比我强?别扯淡了!”熊哥的好胜心源小时候和学生时代的独占鳌头:“小时候我就是孩子王,高中毕业我是全校文科状元,所以一碰到这种有竞争、有排名的游戏,就坏菜了。”

熊哥媳妇先玩儿上了《王者荣耀》,每天睡前习惯来两把,各种传说和历史人物的杂烩大乱斗让熊哥有了点儿兴趣,恰好那时熊哥因病住院,卧床休息的时间就全靠《王者荣耀》打发了,“那一个星期,我从黄金杀到了铂金。出院之后,上厕所、等外卖,只要不是干活儿或者睡觉,几乎都在玩游戏,和媳妇还有几个朋友开黑。”

关公战秦琼等面临批评

席卷全年龄,《王者荣耀》也面临着大量的批评:貂蝉爱慕赵云、李白成了刺客,名医扁鹊是用毒高手……这样借用历史人物进行英雄设定的方式,被《人民日报》批为 “肢解历史、冒犯古人、误人子弟。”

的确,传说时代的后羿、商朝的妲己、汉朝的刘邦、三国的孙尚香、唐朝的武则天、元朝时的马可波罗、《拳皇》游戏里的不知火舞,生活在不同时代的英雄可以出现在同一场对战中,“关公战秦琼”在《王者荣耀》里实现。

《王者荣耀》官方网站有详细设定:王者大陆所处的时间是距今180万年后的架空时代(王者时代);180万年前,地球时代文明毁灭,承载着人类历史和知识的方舟三号企图回到过去阻止悲剧的发生,却阴差阳错地在百万年后的新星球上登陆,方舟人类成为蒙昧的新人类的神明;在重建文明后,神明改造魔种、发展机关术;神明之间发生了分歧,失败的一部分带领信徒迁徙,成为西方文明的起源,而留在东方的神明退隐幕后,新人类纷纷建立国家,大唐、秦、楚汉、魏蜀吴相继形成,中立的稷下学院影响着各国的年轻精英,此时却有来自远方的势力企图破坏长安城,大唐帝国加强了防线最前沿王者峡谷的防守……

事实上,这种创作方式是近年来二次创作领域非常流行的流派——AU(Alternative Universe,平行宇宙),保留人物的姓名、性格及部分背景,但将人物从原时代背景中抽离、放入新的时代展开故事,如BBC剧集《神探夏洛克》将人物放入21世纪的时代背景中重新演绎故事。

《王者荣耀》保留庄周“梦蝶”的典故,但其梦中的世界,却是180万年前就已经毁灭的、拥有摩天大楼与飞机的地球时代;再如墨子,保留其“非攻”思想与擅长机械制造的特征,但将其二次创作为长安城的建立者与守护者。而对人们耳熟能详的人物进行二次创作,使玩家能迅速了解并接受英雄。

低龄玩家很难不受影响

“我觉得这种二次创作还是有一定影响的,毕竟现在很多中小学生玩家,他们没有对历史的意识。”小贤认为,虽然游戏有自己的一套世界观设定,也标注了纯属虚构,但又有多少低龄玩家会仔细去看呢?“我侄子就觉得荆轲是女的,我让他去看历史书,他也不愿意。”

17岁王者段位玩家小亮的父亲对此却不以为然:“戏说嘛,见怪不怪了,我觉得不至于误导,好歹也是植根于中国文化的,倒是他喜欢看日本动漫我不愿意。”

小亮今年上高二,父亲并不太管他玩游戏:“一年打了一千多局,我觉得不算太多吧,只要学习成绩不下滑,我都不太管的。至于充钱,限制零用钱的总数,他就不舍得充了。”

对于熊哥来说,不充钱是他的坚持,不过,“游戏里买皮肤,不就跟生活中买衣服一样吗?时代变了,消费观念变了,月入2万块花个百十块钱小小满足一下,着实不算大事儿。”

“游戏终究是娱乐,对于低龄玩家来说,不要耽误学习是底线。充钱也不是不行,但不要砸钱进去,更不能为了充钱去撒谎、去给父母造成负担。”小贤表示。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白歌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